央廣網北京4月10日消息(記者張棉棉 實習記者方惠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4月2日下午清學大學化工系的大二學生王潤佳發現,百度百科詞條中對於PX的解釋是劇毒,原因是3月30日有網友利用了百度百科詞條可以編輯的特點,把PX的毒性由低毒改為了劇毒。3月30日晚8點30分左右,有一名網友發現以後就將劇毒改回了低毒。4月2日中午硝煙再起,PX再次被改成了劇毒,儘管先後有很多網友對這個惡意篡改的內容進行了修正,但是連續幾次又都被改了回來。見到這樣的情形,王潤佳當即決定所學的知識來解釋PX詞條,並且在社交網站上號召同學們加入,這個詞條幾乎每隔半個小時就會被刷新一次。
  今天我們看到百度百科的PX項目上面的修改次數是73次,清學大學化工系的學生最終取得了這場“詞條保衛戰”的勝利。
  PX是重要的石化產品的基礎原料,將PX氧化之後可以做成聚酯,聚酯則是飲料瓶、衣服、床上用品、電視機背光膜等產品的重要原料。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毛加祥說,聚酯產業鏈解決的是老百姓穿衣住行的問題。
  毛加祥:實際上就是怎麼樣通過石油生產實現人造棉花。大家知道我們國家十幾億人,要解決穿衣的問題。
  近日,發生的PX詞條保衛戰中,清華大學學生就PX是低毒還是劇毒,與詞條篡改者展開了拉鋸戰,對此,石油化工專家、工程院院士曹湘洪給出了專業解釋。
  曹湘洪:關於PX毒性和致癌性,PX沒有列入劇毒化學品名錄。中國高毒物品目錄也沒有它,PX是低毒物質。
  既然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,又是低毒物質,為什麼民眾對這些PX項目有著強烈的抵觸情緒呢?曹湘洪院士認為,造成誤解的原因很複雜。
  曹湘洪:首先是我們煉油石化,一些化工企業自己沒有把安全和環保工作做好,這幾年先後發生了一些重大的著火、爆炸,污染擾民事故,使老百姓對煉油石化裝置產生了一種自然的恐懼感;有一些非業內的專家,發表了一些不太負責任的言論;我們科學知識普及不夠,很多老百姓參加群體性事件,對PX是什麼他都不清楚,我想也不能排斥有些人藉著PX項目鬧事,來謀取小集團或者個人的利益。
  中國化工學會會長李勇武告訴記者,作為聚酯主要原料的PX,去年我國表觀消費量是1641萬噸。據預測,到2015年我國的PX消費量是2400多萬噸,到2020年是3276萬噸。然而如果因為民眾的反對,導致PX緩建或者停止,就必須要依靠進口。
  李勇武:要穿衣服,要滿足13億人穿衣服的需求。不搞就進口,所以現在日本、韓國包括新加坡非常高興,大幅度的上升。所以PX這個問題一定要提出來。
  現在很多地區因為抵制PX項目,要求換址,但曹湘洪表示,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後,換址的錢還得老百姓來掏,這對老百姓來說,並不一定是好事。
  曹湘洪:在安全環保的問題,這是我們需要下功夫的,而不是動不動就要搬遷,一個能源廠或是一個大的石化廠,它凝結了多少能源,多少資源、多少鋼鐵,而搬遷都要拆掉,而有些一拆就沒有用了,這個沉沒的資產誰來負責?最終還不是都由老百姓來承擔麽?
 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目前老百姓“談化色變”的心態已是現實,如何才能化解這種情緒?曹湘洪認為,這已經是一個社會化問題,需要從兩個方面來解決。除了企業自律以外,更需要做到監管到位。
  曹湘洪:政府的監管方法是不是應該改進,我覺得應該改進,政府怎樣對企業實施有效的監管,在中國發展有資質的、有相當規模的可以建立對企業健康、安全、環保進行監察的第三方機構,監管的方法、管理的思路、手段都要調整。
  背景資料
  PX中文名稱對二甲苯 ,它是一種重要的基礎化工燃料,用途廣泛。就石油化工整個行業來說,PX並不是最毒的,甚至可以說是其中相對安全的。包括美國、澳大利亞在內的很多國家都不把PX列作危險化學品。世界衛生組織也透露,現有證據不能證明PX致癌。
  但PX生產工藝複雜,需要過硬的專業技術和管理經驗。在成熟的生產技術和嚴格污染管理的前提下,大型PX項目生產全過程安全性較高。  (原標題:“有毒無毒”拉鋸73次 專家:PX項目“被妖魔化”)
創作者介紹

todd

wg82wgtj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