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5日 新疆經濟社會發展步入快車道:有速度有質量有創新。圖為4月11日空中拍攝的烏魯木齊市一處正在建設的樓盤
  本報記者 李果 成都報道
  6月26日,“絲綢之路經濟帶國際研討會”在烏魯木齊召開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在會上表示,新疆作為中國向西開放的橋頭堡,在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。
  盤古智庫城鎮化首席研究員易鵬表示,新疆應借助區位優勢,進一步向西開放,將新疆打造為中亞大陸的經濟中心和物流中心。
  不過,多位研究新疆發展的學者也同時表示,就目前新疆的經濟和基礎設施等情況而言,新疆要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中確立核心地位,還有許多要完善之處。
  本月中旬,新疆自治區副主席史大剛對媒體透露,,新疆今年預計基礎設施投資將達8000億以上,或可突破萬億大關。
  核心問題:通與聯
  張春賢表示,在5月底中央召開了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談會後,新疆著力於打造“五中心三基地一通道”,定位絲綢之路核心區。
  “五中心”是指區域性交通樞紐中心、區域性商貿物流中心、區域性金融中心、區域性文化科教中心、區域性醫療服務中心。而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則立足新疆能源資源優勢,加快建設國家大型油氣生產加工和儲備基地、大型煤炭煤電煤化工基地、大型風電基地和國家能源資源陸上大通道,積極承接產業轉移,加快建設向西出口製造基地。
  易鵬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絲綢之路很重要一點就是要依托新疆,這是新疆區位優勢決定的,也是建設絲綢之路的質量要求,而通過建設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,可以推進區域間包括基礎設施在內的各種互聯互通,有利於推進區域合作水平,尤其有利於消化嚴重過剩的各種產能。
  “打造新絲綢之路經濟帶也有利於構築以開放促西部大開發,促東部再改革的新格局。”易鵬說。
  而就疆內建設而言,新疆大學經管學院教授李金葉認為,新疆應重視打造“一核兩極”。
  “一核”即烏魯木齊-昌吉-石河子城市群,主要依托烏魯木齊的經濟基礎及產業吸附能力,充分體現烏魯木齊對新疆經濟發展的引領和輻射作用,將其建成中國西部中心城市及面向中亞地區的現代化國際商貿中心。“兩極”即霍爾果斯和喀什兩個國家級經濟開發區,充分發揮這兩個城市在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沿線沿邊的地緣優勢,提升南北疆沿線城市的競爭力,提高南北疆產業帶的經濟發展能力。
  新疆問題研究專家蔣兆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,目前建設“五中心”最大的問題,在於新疆周邊的國家都不富裕,除哈薩克斯坦外,一些國家的經濟總量甚至低於新疆,如烏茲別克斯坦2013年GDP僅約4000億元人民幣。因此,在建設五中心的過程中也應該具體考慮產業的佈局。
  而“三基地一通道”的建設,蔣兆勇認為這有利於中國的能源安全,並可以加強中國和中亞各國的聯繫,幫助這些國家提高經濟,亦有利於地區安全形勢的長期穩定。
  基礎設施建設是重點
  就目前的發展水平,易鵬認為多項指標顯示新疆尚不能達到“核心區”這一目標。
  “核心區”第一項指標是社會穩定問題,易鵬稱,這是首要需要解決的難題,應該確保新疆的長治久安,並以此為長期目標。
  從經濟指標來看,易鵬表示,2013年新疆GDP僅8510億元人民幣,落後於全國多數地區,這顯然和絲綢之路核心區的定位有差距,因此新疆應該借助中央政策支持以及自身努力,做大經濟總量。
  事實上就疆內而言,烏魯木齊以2400億元列第一,巴音郭楞州、昌吉州和克拉瑪依市以906億元、826億元、810億元分列二至四位,喀什地區以517.3億元列第六位,新疆內部經濟差距亦明顯。
  因此易鵬表示,加大基礎設施的投入依然是未來幾年的工作重點,這亦是一項重要的指標。但目前情況而言,儘管南疆有紅其拉甫、吐爾尕特、伊爾克什坦等國家一類口岸,但運輸受季節因素限制較大。而南疆雖然有10餘座機場,但向內地運輸仍面臨時間長、成本高問題。
  自治區發改委主任張春林表示,“通”將是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目的。張春林認為,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實質是通道經濟帶,新疆將進一步完善以中通道為主軸、北通道和南通道為兩翼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。通過交通大通道和樞紐項目建設,構建聯通整個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鐵路、公路、航空綜合交通運輸體系。
 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,新疆今年基礎設施投資將達8000億以上,或可突破萬億大關。與去年的3061億元完成額相比,今年基建投資規模增加了2倍。
  2014年新疆自治區政府工作報告顯示,疆內經濟發展靠後的南疆地區,將主打旅游產業,如將喀什老城區打造成國家級5A景區。
(原標題:新疆今年基建投資或突破萬億 構築新絲路綜合交通體系)
創作者介紹

todd

wg82wgtj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